民国文人最爱鸡鸣寺豁蒙楼(二)

  纪念弟子,张之洞提议建豁蒙楼
     戊戌政变发生后,杨锐被捕,张之洞曾打电报给盛宣怀让他恳请王文韶设法营救杨锐,又发电报给直隶总督荣禄,请荣禄转奏“愿以百口保杨锐”,但为时已晚。杨锐遇难,张之洞十分痛惜。
    1902年,张之洞再度署理两江,忆及与杨锐在鸡鸣寺的彻夜长谈,无限哀思,于是倡议建楼以纪念杨锐,并取杨锐所诵杜诗“忧来豁蒙蔽”句中之“豁蒙”二字,命名为“豁蒙楼”,张之洞题了匾额,并跋云:“余创议于鸡呜寺造楼,尽伐丛木,以览江湖,华农方伯捐资作楼,楼成嘱题荒,用杜诗‘陇来豁蒙蔽’意名之。”1904年,豁蒙楼建成,张之洞又把这一事件写入自己的手书中。

   张之洞 
  豁蒙楼修建时间多次出现差错
     豁蒙楼是两江总督张之洞为了纪念其门生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杨锐而修建的,这一点一直都没有异议,但是关于豁蒙楼的修建时间.却在一些书籍中出现过多个不同的版本。
     当代散文家、高级记者黄裳曾写过《金陵五记》、《黄裳·南京》,其中就多次提到豁蒙楼,但是在黄裳的书中,他提到的豁蒙楼修建时间是1894年。当时戊戌政变还没有发生,又何谈纪念杨锐之说。因为黄裳的影响,在此后很多书籍中都曾出现这个时间。
     那么,豁蒙楼到底修建于何时呢?张之洞在其手书中记录了豁蒙楼建成一事,“光绪三十年甲辰九月”,也就是1904年。但是这个时间是豁蒙楼的建成时间,而1902年,是张之洞提议修建豁蒙楼的时间。
  百年豁蒙楼成为民国文人最爱
     张之洞作为统治集团内的有识之士,在风雨飘摇的民族危亡之际,用悼念杨锐而建的豁蒙楼,来促进对民众的开化和社会的豁蒙,赢得了众多文人墨客的认同。
     上世纪30年代,中华民族又一次面临民族存亡危机,储安平在《豁蒙楼春色》中写道:“从山坡上下来,一路上想起豁蒙楼上梁任公的句子‘江山重复争供眼,风雨纵横乱入楼”’反映了作者的心境。
     1935年重阳节,黄侃“携子女甥婿,小步豁蒙楼”,归家后郁闷不乐,忧国之忱,抒之于诗:“秋气侵怀正郁陶.兹辰倍俗却登高。应将丛菊霭双泪,漫藉清樽慰二毛。青冢霜寒驱旅雁,蓬山风急抃灵鳌。神方不救群生厄,犯佩萸囊未足豪。”该诗“以雁象征流离的人民,以鳌比喻猖狂的日帝,对于自己虽能安居治学却缺少救国的神方感到内疚,思想境界多么崇高!”(程千帆语)二天后,黄侃去世。
     豁蒙楼不仅是人文渊薮之地,也是风景绝佳之所,朱楔称之为金陵山水最佳之处。其文日:“金陵龙蟠虎踞,王气所钟,言其风景最佳之处,不在陵园,不在玄武湖,而实在鸡鸣寺台城一带。钟山横秀成岭,侧看成峰。从陵园而望,山势迤逦,一览无余,其病在显露;惟从鸡鸣寺豁蒙楼而望,则重峦叠嶂,烟岚缥缈,覆舟山、天堡城、紫金山参差罗列,侧看成峰;其北则平湖十里,挹翠拖蓝,山光水色,掩映柳丝菰蒲间,诚得湖山真趣。望有关方面加强这处人文景观的建设。

   从豁蒙楼推窗而望,紫金山、台城、玄武湖均收入眼底

  特约撰稿 王经强

  晨报

 
所有图片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