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飞烟灭的日本驻伪满新京总领事馆

http://www.jl.xinhuanet.com( 2007-01-15 08:57:07 )

来源: 长春晚报

 

早就听说伪满时期的长春,有过几处使馆,只是当记者寻找它们时,却发现这些建筑已如燃烧尽了的香烟,不见了踪影。这其中较早消失的是位于西民主大街的德意志驻伪满公使馆旧址、意大利驻伪满公使馆旧址,时间大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与这些记忆相比,人们对本世纪初期消失的日本驻伪满新京总领事馆旧址的印象或许更清晰些,尽管它带给人的感觉是深不可测。

上海路省政协大院就是日本驻伪满新京总领事馆遗址的所在地,总领事馆大楼一度作为吉林省政协机关办公楼,后来改建了新的办公大楼,这里变成了一处鱼池。而院子中保留了一定数量伪满时期的松树,见证着历史。

如烟历史带来苦涩的回忆

一个多世纪以前,长春就已经处在日俄等帝国主义列强的虎口之下了。在两虎相争中取胜的日本,更是通过各种手段,不断对长春进行侵略,并于1906年在长春设立了日本领事馆。

为满足殖民侵略的需要,在九一八事变之前,日本已经在东北地区设立了4处总领事馆,分布在哈尔滨、吉林、间岛(今延吉)、奉天(今沈阳);领事馆也达到了 8处,分别在齐齐哈尔、长春、安东(今丹东)、铁岭、郑家屯、辽阳、牛庄(今营口)与赤峰(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内),此外还有3处领事馆分馆在农安、通化、海龙(在今梅河口市内)。

这些领事馆除了进行外交活动以外,还行使领事裁判权。同时,在18个城镇设有领事馆掌管隶属于日本外务省系统的警察机构,它和关东厅设在“满铁附属地”的警察不同,主要在关东州和“满铁附属地”之外进行活动。

时间的列车行驶到1932年,日本扶植溥仪在长春成立了伪满洲国,将长春改名为“新京”,同时将长春领事馆升格,并改名为“日本国驻新京总领事馆”。为了替伪满洲国壮门面,日本还导演了22个国家和反动政权,与伪满政权建立了外交关系的一幕。他们都是所谓轴心国成员和被德、意、日侵占后扶植起来的伪政权,和少数建立起法西斯独裁政治的反动政府,如:萨尔瓦多、罗马教皇厅、爱沙尼亚、保加利亚、波兰、意大利、西班牙、德国、葡萄牙、立陶宛、匈牙利、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芬兰、库里阿吉亚、丹麦、暹罗(今泰国)、菲律宾、自由印度临时政府、缅甸及汪伪政权等。

据长春史志专家于祺元老师介绍,这22个国家和反动政权只有日、德、意、暹罗和汪伪政权在伪新京设立了使馆。其他的国家和伪政权,有的任命驻日公使馆兼驻伪满公使和总领事,还有的设名义领事、代表部和事务所。“这也充分说明伪满政权的不重要性,各国都看出了伪满政府是日本的傀儡本质,只要维护好日本,伪满并不重要。”于祺元老师补充道,“日本对伪满政权还是相当重视的,为此他们让关东军司令官兼任日本驻伪满大使。”

著书立说再现旧日容颜

近年来,李之吉先生在研究长春近代建筑方面收获颇丰,在其代表作《长春近代建筑》中,从历史背景和建筑特色上,对日本驻伪满新京总领事馆做了较为系统地描述,这也成了了解那栋建筑的一条必由之路。

李之吉先生介绍,当年日本驻长春领事馆最初在西三道街,1910年8月长春领事馆向日本外务省提出兴建新馆。1911年7月18日新馆开工,1912年9 月17日竣工,共耗资15.55万日元。整个建筑施工由加藤洋行工事部主持,连同同期建设的吉林日本领事馆、奉天总领事馆和牛庄日本领事馆等建筑,都是采用“辰野式”风格建筑,这种建筑风格当时在日本国内也十分流行。

所谓“辰野式”是日本建筑家辰野金五创造并风行一时的“自由古典”建筑样式为基础所设计成的建筑形式,其显著特征是在红砖的墙壁上纵横配置白色的花岗岩,尤其是水平的白色条带更具特色。

长春日本领事馆与奉天日本总领事馆的形式相似,其中入口门廊完全一样,坡屋顶的“老虎窗”的形式与位置都一样,奉天日本总领事馆的角部塔楼是圆形尖顶,而长春领事馆是方形角楼盔形顶。但据当时的记述,称长春日本领事馆“建筑更加豪华,占地面积大,令人惬意”。

长春日本领事馆在搬至新馆之前,还曾经在日本桥通的最南端日本桥公园处设置馆舍。这里是满铁附属地的前沿,南临道台衙门,该处地势低洼,且位于道台衙门的俯视之下,日本人便在商埠地的规划用地范围内的南侧(今上海路南)抢购了一块土地作为以后兴建新馆舍的用地。在新馆舍建成之后,又陆续建造了新的领事馆大楼、住宅及附属办公楼等建筑。新建的主楼为地上二层,设有一层半地下室,建筑面积1800平方米。

在李之吉先生的笔下,整栋大楼的旧貌越发清晰地浮现在我们眼前。“新楼外墙采用棕黄色墙砖贴面,局部窗户作拱形窗套和壁柱,入口设车道和门廊,门廊和建筑下部外墙处贴花岗岩。”

荡去尘埃历史在向前进

在于祺元老师的记忆中,包括日本驻伪满新京总领事馆在内的伪满使领馆,都给人一种森严之感。他说,那些建筑都有独立的院落,从外面看一眼看不到尽头,由心而外的感到压抑。

这是历史留给老人的记忆和感受。从山河破碎、百姓困苦的年代走过来的老人,或许都曾有过这样的感受吧。

 

今天,当我们站在省政协大院时,已经看不到旧日的情景了,更感受不到那种深不可测的压抑之感了。历史从1949年10月1日开始划分出了两个时代,人民当家做主的日子到了!

在吉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姜东平心中,解放前,这里属于一个没落势力的代表;解放后,它属于整个社会,更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记者张贤达)

 
所有图片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