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史专家披露与张猛先生世交往事(二)

  重返南京拱卫中山陵10年
  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蒋家王朝覆灭,在这决定人生命运的紧要关头,张猛夫妇婉言谢绝了台湾官员,包括“教育厅长”谢东闵夫妇的一再挽留,果断决定弃暗投明,毅然投入新中国的怀抱。当时蒋介石及其军政官员纷纷携家小、细软,从上海、宁波等地乘船逃奔孤岛台湾。一时间,从大陆开往台湾的客船人满为患。而从台湾返回大陆的船只却空空荡荡的。就这样,张猛夫妇乘坐一艘空空荡荡的“中兴号”大客船返回了南京。
  南京解放时,张猛与南京军管会的刘伯承、宋任穷取得联系,出席了庆祝南京解放的大会。当时的南京百废待兴.中山陵在蒋介石统治时期一片荒凉,张猛无限感叹,当即给北京的李济深先生写信反映情况。李济深回信说:“诚如所言,已向共方谈及,甚为注意。”同时他委托张猛全权处理他在南京鼓楼附近的私宅事务,并希望他留在中山陵园工作。尽管此时张猛已是年近花甲之人,但由于原拱卫陵园
的孙中山副官马湘在南京解放前夕离开了中山陵,曾在孙中山身边工作5年之久的张猛,义不容辞地接受了中山陵园拱卫组副组长的职务,组长是孙中山原卫士范良先生。
  从1951年到1961年,张猛在中山陵园度过了10个春秋,妻子潘景晴在南京张府园的24中任数学教师。这是张猛在“南京度过的最长的日子,直至1961年秋,张猛才因病申请全家回广州定居。
  曾经家住鼓楼头条巷11号
  南京解放后成立了军事管理委员会,刘伯承同志任军管会主任,临时领导南京重建的各项工作。军管会对于原国民党政府的工作人员,采取了教育学习再聘用的宽容态度.于是在南京鼓楼的馥记大厦(即后来的鼓楼饭店和鼓楼百货商店)开办了如同现在党校一样集训模式的华东革命大学,简称“华大”。曾在国民政府新闻司工作过的家父就是在入学“华大”后与张猛再度同学的。张猛夫妇当时住在位于鼓楼头条巷11号(今北京西路)的李济深南京私宅,而我家也从鼓楼三条巷迁到鼓楼头条巷8号,相距不远,两家过往甚密。1961年张猛夫妇回广州定居后.我们有过书信来往,但“文革”浩劫让我们相互失去音讯十多年。
     “拨乱反正”后我们恢复了联系,虽然我父亲未跨过文革这道坎,但我得知张猛夫妇挨批斗、蹲牛棚;仍然健康,世伯张猛已是广州政协委员,伯母潘景睛亦成为广州书法家协会的会员,四个孩子除老巴子张华强当兵外,其他三人均参加了工作。1982年秋张猛三公子张华安来南京办事,就住在我家,我们排队购买平时我们绝对舍不得花钱吃的大螃蟹招待他。1988年我出差广州,也特地带去南京土特产看望世伯母一家,他们留我在他们家吃饭住宿,但我有公务在身,只匆匆喝过一碗海鲜粥就赶回下榻宾馆了。

 
所有图片严禁转载